宠物死了应该怎么处理?

​不说人,就是一条狗,健健康康活着该有多好。下图这小狗,名字叫拉拉,穿的衣服是用我的旧秋裤改的。因为她妈好吃懒动造成难产,只好送宠物医院剖腹产,纯粹是从娘胎里拉出来的,所以起了这么个名字。一胎四个只有她活了下来。


拉拉是我们一年前就跟朋友预定的,生下来原计划至少要到满月后才给我们。但是周围有不少人觊觎,主人怕夜长梦多,养到第19天就通知我们赶紧领回来。因为狗妈妈拒绝喂奶,一直是人工喂养。我们从使用眼药水瓶子每顿十几毫升到最小号的奶瓶每顿两三格到她可以自已从杯具中喝奶,一天天看着她长大。

狗狗太小,一直没拍到满意的靓照,两个月头上才抓到下面这张,打算十五前给他叔拜个晚年。没想到,还是没躲过。尽管已经打了一次防疫针,上周,拉拉还是得了犬瘟热,我们尽力抢救了,但是前天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她安安静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在抢救她的过程中我已经心里觉得有点不对劲,这不过是一条狗嘛,一粒安宫牛黄丸就要一百多块,还不说单抗,干扰素和输液。但不给她治病又是不可能的。还有谁能作为这样一个同时讨丈夫和妻子喜爱的第三者呢?

那时我才知道安宫牛黄丸原来不是妇科专用药,其独特的效果是可以减缓脑细胞的死亡。当时医生还开玩笑说,你会以为盒子里装的是戒指。遗憾的是,药还没吃到一半,患者就再也用不到了。

拉拉很快就消除了我们之间的语言障碍,她的每一个意愿都表达的非常清楚,直到得病前一天发出让我摸不着头脑的叫声。我和她之间还有一个约定,那就是她在我面前左跳右跳的时候,我得用两手敲地板陪她玩耍。反过来,我只要蹲下敲地板,她就得跑过来陪我玩耍。甚至到了她已经行动有碍的时候依然如此。

狗狗喜欢舔人,抱着她的时候舔你的手,睡觉的时候舔你的脸。舔哪个地方最难受呢?答案是耳朵,这不仅是潮兮兮加热乎乎的舌头让人很不习惯。拉拉只有非常强烈的荣辱观,就是“在窝里出恭可耻,在窝外的任何地方方便光荣”。即使到了意识恍惚的地步,她仍然挣扎着要把自己挪出窝去。我知道她要干什么,但是那已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她走了,我没哭,但是很想哭。这让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一个大老爷们儿,而她不过是一个宠物。我们带上军工铲,开车去以前远足到过的一条山沟,选了一个有树有草有小溪的阳面山坡,把拉拉埋了。媳妇把她放在蒙牛奶的包装箱里,那是她从原主人家到我家一直喝的奶。我注意到,那个戒指盒也在里面。小溪里的冰正在融化,冰面下有微弱的潺潺流水声,空气湿润,春风和煦。



热门动图

宠物死了应该怎么处理?

​不说人,就是一条狗,健健康康活着该有多好。下图这小狗,名字叫拉拉,穿的衣服是用我的旧秋裤改的。因为她妈好吃懒动造成难产,只好送宠物医院剖腹产,纯粹是从娘胎里拉出来的,所以起了这么个名字。一胎四个只有她活了下来。


拉拉是我们一年前就跟朋友预定的,生下来原计划至少要到满月后才给我们。但是周围有不少人觊觎,主人怕夜长梦多,养到第19天就通知我们赶紧领回来。因为狗妈妈拒绝喂奶,一直是人工喂养。我们从使用眼药水瓶子每顿十几毫升到最小号的奶瓶每顿两三格到她可以自已从杯具中喝奶,一天天看着她长大。

狗狗太小,一直没拍到满意的靓照,两个月头上才抓到下面这张,打算十五前给他叔拜个晚年。没想到,还是没躲过。尽管已经打了一次防疫针,上周,拉拉还是得了犬瘟热,我们尽力抢救了,但是前天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她安安静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在抢救她的过程中我已经心里觉得有点不对劲,这不过是一条狗嘛,一粒安宫牛黄丸就要一百多块,还不说单抗,干扰素和输液。但不给她治病又是不可能的。还有谁能作为这样一个同时讨丈夫和妻子喜爱的第三者呢?

那时我才知道安宫牛黄丸原来不是妇科专用药,其独特的效果是可以减缓脑细胞的死亡。当时医生还开玩笑说,你会以为盒子里装的是戒指。遗憾的是,药还没吃到一半,患者就再也用不到了。

拉拉很快就消除了我们之间的语言障碍,她的每一个意愿都表达的非常清楚,直到得病前一天发出让我摸不着头脑的叫声。我和她之间还有一个约定,那就是她在我面前左跳右跳的时候,我得用两手敲地板陪她玩耍。反过来,我只要蹲下敲地板,她就得跑过来陪我玩耍。甚至到了她已经行动有碍的时候依然如此。

狗狗喜欢舔人,抱着她的时候舔你的手,睡觉的时候舔你的脸。舔哪个地方最难受呢?答案是耳朵,这不仅是潮兮兮加热乎乎的舌头让人很不习惯。拉拉只有非常强烈的荣辱观,就是“在窝里出恭可耻,在窝外的任何地方方便光荣”。即使到了意识恍惚的地步,她仍然挣扎着要把自己挪出窝去。我知道她要干什么,但是那已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她走了,我没哭,但是很想哭。这让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一个大老爷们儿,而她不过是一个宠物。我们带上军工铲,开车去以前远足到过的一条山沟,选了一个有树有草有小溪的阳面山坡,把拉拉埋了。媳妇把她放在蒙牛奶的包装箱里,那是她从原主人家到我家一直喝的奶。我注意到,那个戒指盒也在里面。小溪里的冰正在融化,冰面下有微弱的潺潺流水声,空气湿润,春风和煦。



点击展开全文